十二月十五日

      經過一番波折,終於與旅行社達成協議,

將原本十點多的飛機

次改為一大早八點五分的班機。

帶著未睡飽的神情,在叮叮噹噹的鬧鐘聲中起來,

窗外一片漆黑。

心中一陣滴咕:每次出國總在一片漆黑中出發

起往機場。

沒有多餘失落的反應,就被一連串的催促聲叫

醒了興奮的心情;

就這樣上了小黃、上了統聯到了讓人失落的

﹝相較外國國際機場規格,台灣國際機場真是讓人失

落﹞機場第二航廈。

當精神慢慢隨著天亮日出逐漸飽滿同時,

肚子也填飽了﹝好吃的漢堡王﹞;出了境入了關,

一排明亮的燈光正照亮著免稅商品閃閃亮亮,

我沒有多作停留只上了廁所,心想:到了香港比

這更閃亮的商品更是玲瑯滿目。

距上次前往香港才不過半年,但這一次可是備滿了

精力與抱著破產的決心出發。

飛機輕巧的逆風而起,心情也隨著接近香港而

更加雀喜;

當飛機降落至美麗壯觀的赤臘角機場,浮動喜狂

的心跳帶動起身軀到達了入境大廳。

在一長串排隊的外國人龍當中,耗上了些許的時辰

讓我順利的進入了香港境內;

過關同時,轉身望見Doreen竟在關外無情的被

海關人員帶往下降的手扶梯消失在眼前。

同時,腦中一串的疑問與緊張引發起大腦負能量的思考

─難道Doreen是毒梟?

還是間諜?嗯,我想應該是她馬祖婆的身分被發現了,

所以被請去地下室辦人界的入境手續順便也讓海關人員朝拜…

這一切就在Doreen過了關入了境後獲得了解答與狂笑。

原來是Doreen在台灣已有點感冒小小的咳嗽,

想不到在香港入境的自我健康報告書中,她就這樣誠實的

在咳嗽一欄打上了勾,才被送到樓下量體溫,

並送上一張“預防人類豬型流感﹝H1N1﹞須知”

的宣傳單與正常體溫表才得以入境。

﹝無言的呵呵…在笑到肚子陣痛後才停止﹞

經過這段好笑的入關事件後,倆人坐上了

機場快線進入了香港市區。

帶著Doreen,拖著輕盈的行李,以最悠閒

最帥氣的姿態進入了我為期三天二夜的家

九龍酒店﹞;辦過了手續,進入了電梯,

這一段感覺都很美好,當腳步停留在手中卡上的房號前,

一種不安的直覺感受由衷而生;

就在卡刷過感應器開啟門的同時,

Doreen的一聲驚嘆讓我傻了眼:

靠!這房間真是小啊,

比起我在台灣租的套房還小。

經過倆人一番無奈的抱怨過後,

我以至少離地鐵站很近為由則安之了。

倆人稍做整理休息過後,

來到了熟悉的澳門茶餐廳點上了

好吃的咖哩牛腩與牛肉;

服務對這一家店來說不是重點﹝人員都很有個性﹞,

但食物好吃卻是不折不扣的事實。

倆人喝上了一杯凍檸茶與奶茶,

便開始上演一場走路逛街到腿廢的戲碼。

海港城、北京道、無印良品

一路走到地鐵出中環站

每一角落與商場無一放過,

就算沒買也要照上一張相片留戀一番;

Doreen逛遍了H&M就是找不到一件

讓她感到舒服好看的衣褲,

我更別說了,

簡直能用洞房花燭夜不舉的失落來形容這一季的風格;

走上了寒風吹拂的砵典乍街轉往擺花街

喝上一杯蘭芳園奶茶留下帥到不行的相片過後,

腿已是酸到接近抽筋的階段,

不死心與不甘心的忿怒激發下,

一路經過市場買了兩顆無蠟的蘋果,

走著走著來到了上次印象深刻好吃的九記牛腩門前

光陰已是下午快五點時刻,

可怕的是,以往大排長龍的盛況今天卻沒有演出;

心想幸運之神正要降臨,豪爽的上門成為座上賓,

點上一碗清湯牛腩伊麵及清湯牛腩,

正挟上一塊放入口中要好好品味同時,

那種花了一千萬包牌槓龜的失望感讓人徹底的死了心,

鹹到爆及油到膩的那種不舒服並

不是喝上一公升的水就可以解決的。

變了變了真的變了,馬真的照跑嗎?

舞真的照跳嗎?我開始懷疑了!

失落寒風加上天灰意冷的情境真讓人不勝唏噓,

忽然之間時光的記憶喚起上次在此附近有發現一間茶行,

它是一家座落在小巷弄間,讓人難以尋找的小茶莊,

主要販賣鐵觀音及水仙,步行在皇后大道中尋找不見蹤跡,

轉往德輔道中仔細的憑藉記憶搜尋,

就在這似乎與虛幻之間的

機利文新街巷裏找到了它的存在─美香村茶莊

喝上一口並買下了一兩昂貴的鐵觀音茶後,

兩人決定轉往古惑仔陳浩南的管區─銅鑼灣

重新試試運氣。

再出發來香港前我已查清楚位於名店廊

有我特愛的衣服品牌─Stefanel

這也是我這趟來香港的目標之ㄧ。下了地鐵,

漂亮的書法寫上銅鑼灣三字依舊韻味十足,

找到最近的出口進了名店廊街,

Doreen買了份雞蛋仔當零嘴搭著找遍了商場的步伐,

終於看見了Stefanel的專櫃,

欣喜若狂的一腳踏進才知香港全島

只有賣女裝沒賣男裝,再度無言的赤腳踏上結冰的失落道路。

細雨飄落,街燈燃起了溫暖的希望,

買上了一大包么鳳蜜餞犒賞苦澀的味蕾;

不知不覺踏進了時代廣場。地庫一樓是熟悉的幾米創作,

二樓也有,由於人潮過多沒有停擺便往樓上的ZARA專櫃前進。

在香港賣男性的服飾比女性多,款式也很豐富多樣,

不論胖瘦高矮都能找到適合男人和的衣物,

果然曾是紳士著稱的英國殖民地。

ZARA的男裝也是我來這的目標之ㄧ。

第一天我倆就在時代廣場裏,

狠狠的拼了一件仿牛皮的外套﹝ZARA﹞、

一件T恤﹝ZARA﹞及一件漂亮美麗物超所值的風衣﹝A│X﹞,

出了門口狠狠的呼出了一下午很背的晦氣。

走下了樓梯買上了愛吃的馬卡龍,

外頭正下著澎湃大雨,

匆忙之間進了7─11買瓶水搭上一瓶啤酒返回飯店配上蜜餞、

茶湯愉悅的看了電影進入了夢鄉,也結束了這漫長的一天。

﹝說真的床真是他媽的小,但很軟﹞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cbjgb 的頭像
ccbjgb

流浪吧台者的日記

ccbjg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